FANDOM


雅法維娜亞的戰士都是有受過正統軍事訓練的戰士,會用刀劍、弓箭等武器而不會誤傷自己,也懂得怎樣迅速地穿著盔甲、使用盾牌,因此徒手作戰的武術家並不是戰士、街邊互相廝殺的流氓也不一定算。相反,在中世紀有些農民夏天的時候就會出海做兼職海盜,那反而可能是意味著他是一個戰士。

在封建時代的雅法維娜亞中,階級劃分非常的分明,貴族的子弟一般得 到較好的營養,而且他成長的過程往往都會習武。平民大部份時間都是 在勞動,也許會有很好的體魄,卻不見得能夠勝任戰士。貴族攏斷了使 用武力的權利,是維持這個制度存續下去的基石。特別是農民或者農奴 們都受著騎士的保護下生存,他們實在也不希望拖著工作完畢疲累的身 體去習武。

然則,這當然是指普遍的情況。

騎士 編輯

雅法維娜亞既然是騎士之國,騎士自然是戰士們的主要構成成份。 然則,有一點必須注意的是,固然騎士可以是聖武士。但九成五以上的 騎士都是戰士,貴族的子弟自幼會受劍術,弓術,騎術,格鬥,體操, 書寫,禮儀的訓練,並學習保養自己的武器和護甲。以學徒的身份出身 ,而後被御封為貨真價實的騎士。他們會擁有自己的座騎,盔甲,武器 ,富有的騎士更會有不少的隨從甚至民兵。

即使同是貴族,卻不等於一定會富有,貴族借債渡日的情況也是屢 見不鮮。在雅法維娜亞並沒有非貴族成員能夠成為騎士的可能性。而騎 士的地位也不是對等的,而往往跟其所屬的騎士團,以及其爵位所對應 ,有些騎士的領地小得不比他的家要大上多少。

大部份貴族子弟都會選擇成為騎士,但並不是所有人都會上戰場, 先天在戰鬥才能上有限的騎士,往往負責騎士團的文職事務,甚至是做 生意。但騎士絕不會下田耕種,也不會放牧牲畜。因此他們不會擁有此 類的技能。他們精通各種格鬥武器,有些也會擅於弓箭,但對於此外的 所有其他武器都感到厭惡。

不懂做生意,也不懂打仗的騎士,卻往往會經營一門手藝,而成為 工匠。由於有背後的基礎教育,也有一部份成為了鑄劍,鑄造盔甲,裁 縫等高級工藝師。

騎士之間的爭執,很流行以決鬥作為仲裁的方式,甚至去到某些幾 乎到達外交程度的衝突,在這個時代的雅法維娜亞也是可以用決鬥來解 決的。畢竟所謂戰爭就是大量的一對一決鬥的集合,然則,在封建制度 之下,地位較低的人不能挑戰地位較高的人。因此自由民是不可以挑戰 騎士的,騎士亦不可以挑戰其領主。

騎士的育成由約八歲開始,在大部份情況下,騎士在這個年紀開始 就會被送往親戚或者領主處教育。免得在父母的愛護下不能成材,更多 情況是直接交給騎士團,每一個騎士團都有不同的教育方式,因此同一 個騎士團的騎士往往在觀念和武術風格上都類似。他們不僅學習武藝, 也會擔任貴婦的侍童,從中學習禮儀。

騎士團是雅法維娜亞的獨特文化,雖然其他地方也有同樣意義的騎 士,但並沒有形成雅法維娜亞繁多的騎士團。騎士團的源頭已不可考, 但似乎是某些遠古時代的異教文化的傳續,在一神教的背景下,古老的 多神教崇拜被禁止。因此被改頭換臉成騎士團的儀式保存下來,故而不 同騎士團有很大的風格差異,其中某些甚至保存一些頗為野蠻的儀式和 習俗,例如需要自殘身體。或者在戰敗時,要從生還者十個當中抽一個 進行死刑。

然則,這些騎士團只是保留了儀式,精神上大部份已經完全尊祟現 在流行的一神教。

據說有少數騎士團最高級的騎士,還是會世代流傳其古老的異教秘 密。但騎士的勢力極大,而且對騎士團有很深的認同,教會亦沒有能力 去探查這樣的事情。

大部份的騎士團都輕視紙上知識,但並不是所有騎士團都是如此。

另一個問題是,女性騎士是否存在? 答案是存在的,可是不僅數目 少,而且普遍被歧視。被女性騎士所要求的決鬥是可以拒絕的,而不會 被指為懦夫,會否接受女性騎士也是端乎騎士團的文化。能夠接受女性 騎士的騎士團往往異教嫌疑也較大,基於如此,在戰場上普遍都會將她 們疏遠,以免製造麻煩。

士兵 編輯

士兵是專業的士兵,他們通常隸屬於自己的領主或騎士,和民兵不 同,他們和騎士一樣也是專職的常備軍。以執行軍事任務,訓練以致於 受薪。因此他們也普遍較為富有,裝備也比較精良。像守衛這些事情, 騎士是不會做的,也只有他們會做。

他們可能受過正統的軍事訓練,也可能是在農兵當中比較善戰而被 騎士或者貴族賞識而被吸納為隨從,然則因為他們是受僱於較大勢力的 領土,財產上可能比起某些貧困騎士還要多。他們甚至有資格在戰場上 騎馬,不過並不能擔任衝鋒,而只能擔任偵察或者迂迴等工作。因此他 們和他們的馬都不會有鎧甲。

這些士兵中可以因為作戰表現優秀而升為士官,而雖然平民是不能 成為騎士,但有極少數罕見的例子,因為士官表現出過人的才能和勇氣 ,而破格升為騎士學徒。這樣的例子是非常罕見,但這可說是平民唯一 能夠變成貴族的途徑。

民兵 編輯

民兵是領主底下的農民和農奴,作為交換被保護的封建義務,他們 有時需要武裝起來為領主出戰。但他們一則並非專業的士兵,二來他們 的武器裝備,紀律和訓練都非常的惡劣,加上役期有限,役期滿就會解 散,所以基本上是無法對抗騎士的。雅法維娜亞的對外征戰也不可能有 他們的參加。在秋收等農忙時期他們也不可能被組織起來。

由農奴召集的民兵,基於其農奴身份,是不能遷居的。

由於勇氣和盔甲的缺乏,他們多數擔任軍隊裡的弓箭手,然則民兵 當中也會出現某些好手。他們就會在獲外的待遇下擔任隊長,以訓練其 他新加入的民兵。

但也有不少民兵在戰場中得到了武器或者戰鬥經驗,便從隊中私自 脫逃,成為山賊。

傭兵 編輯

專門收費替僱主打仗的傭兵,這些人多數是外國人,他們在這裡沒 有土地也沒有領主。結果往往從事搶劫或者偷竊之類的生活,而其中一 些漸漸因為精於戰鬥而成為了僱傭士兵。他們除了受僱於領主外,主要 是受僱於不擁有領地也不會有騎士的商團。甚至某些已經組成了傭兵團 或者公會,以便承接委託。當沒有生意的時候,傭兵很多都是靠搶掠維 持生活。

傭兵的質素參差不齊,而且武器裝備也五花八門,在雅法維娜亞只 有傭兵才會用弩。有些傭兵甚至會使用火藥,而這些武器都是明顯地不 合乎騎士精神的,因此有騎士參與的戰鬥是不會有這些武器存在的,但 在討伐山賊,保護商隊這些任務上則可能會用到。

能夠在戰場生存,傭兵的戰鬥技能普遍有一定水平,但他們戰鬥的 目的是為了牟利。因此他們的行動並不一定根據戰略利益,當他們認為 不利的時候就會自行決定撤退,而戰勝時也往往因為要搜刮戰利品而拒 絕進擊。當戰爭的對象有騎士的時候,他們會設法以俘獲騎士作為目的 ,原因也是顯而易見的。

傭兵還有一門生意,就是在決鬥仲裁時擔任女性,教士,身體殘缺 者或者老人的代理人。他們雖然可以免於接受挑戰,但是一旦接受挑戰 ,便往往會僱用傭兵代替。

劍術家 編輯

傑坦那斯出身的特殊群體,他們雖然並非貴族也不是騎士,卻因為 其異常的強悍而得到恐懼和敬重。他們用劍的技術比起騎士還要優秀, 在大多數戰士都追求防護的情況下,劍術家穿著盔甲卻意味著戰技未成 熟。他們會因為領主的請求,根據他們的興趣而出戰,有需要時會索取 報酬,當他們出現在戰場的時候,連騎士都會忌諱三分。

不少劍術家在雅法維娜亞大陸遊歷修練劍術,他們的臉上都有刺青 ,所以很容易就辨認出來。在劍術家而言男性和女性是幾乎平等的,那 是一個單純用劍術去判斷人的價值的世界,所以只要任何願意用性命作 為賭注去換取劍術的人,都會被同等的認同。

劍術家因為太強,在雅法維娜亞的封建法律中,是不容許擔當代理 決鬥的鬥士。而且即使他們的身份普遍並非貴族,騎士也不成文的不會 挑戰他們,這往往也只會自添恥辱。劍術家偶然會參與有獎金的任務, 他們一方面視為旅行的經濟來源,另一方面也是修行的一部份,不過一 旦僱用了劍術家,基本上就沒有活捉的可能性,他們對於大部份對手都 是殺死。如果沒有被殺,那往往意味著更殘酷的處置,例如將人的四肢 五官,逐一斬去。

這是因為劍術家將劍術視為最高的價值,騎士精神和人道也是次要 的問題,他們將任何能夠切割人體的機會視為珍貴的機會。這是劍術家 的修行方式,劍術家不容許參加任何暗殺工作。任何犯規的劍術家都會 被列入黑名單而被追殺,當然也永遠地從傑坦那斯驅逐出去。但很多劍 術家在修行時因為追求和強者決鬥的機會而犯了禁,這些人最終落草為 寇,便變得非常的危險。追求一對一決鬥的騎士一旦去挑戰往往被殺收 場,最終通常是動用傭兵圍攻解決。

除此之外,劍術家還是很好的劊子手,他們能夠準確地分割人的身 體,切肉斷骨,而不致留下太多的痛苦。

外部連結 編輯

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


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

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

查看其他FANDOM

隨機Wi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