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費南迪‧波雷利GDI荒野遊騎兵的成員,波布米林港人。

簡歷 編輯

「嗯...」在微弱的光線中,一個衣衫濫褸的男子呼出了一口 氣,然後微笑著看著用左手舉起了的樽子,那個剛才還是滿滿的樽子 現在空空如也。又喝光了一樽了,在他發出咯咯響亮的笑聲的時候, 樽子在噹的一聲後已經倒在地上。樽子在地上慢慢的滾動著,再度發 出另一聲響亮的噹聲,這次是由樽子們互相碰撞而發出的。抬頭一看 ,這已經是第三個空樽子了。

儘管只有一點點來自建築物外,清晨那種極微弱的陽光。但也足 夠讓他的臉孔稍稍的反映了出來,這已經能夠充份展露出他五官的清 秀,只以「美男子」這三個字去形容他的相貌,是並不足夠的。剛探 頭進來的陽光也照射著離他身邊不遠的那兩個大木箱,他知道這三樽 對他而言實在微不足道,因為這兩個木箱裡都裝滿了上好的葡萄酒。

雖然他的醉意十分濃,只是比起醉的感覺,那種胃部裝滿了葡萄 酒的滯感更讓他明白三樽已經他的極限。酒精把剛才的落寞感一掃而 空,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莫名奇妙的快樂,這個男人很明白酒精所帶來 的快樂是虛假的。只是他也完全沒有在意這一點,他並不是因為酒精 的影響才會放下這一點。而是,費南迪一向都認為,快樂就是快樂, 快樂是不分真實的還是虛假的。

對,他的名字就叫作費南迪。

「....哈哈哈...最終還是回到了這裡。」他所指的「這裡」 並不是指這個只剩他一個人,連僅有的蠟燭和油燈都被人拿走了的荒 廢酒吧。而是這個曾經風光一時的海港城市,波布米林。

這一個城市,還不能算是完全荒廢,至少這個城市在剛過去不久 的核戰浩劫中並沒有受到核武器的直接命中。只是就算沒有被核爆所 毀滅,這個城市亦不能獨自在被人為災難所摧毀的文明中獨善求存, 維持著這裡治安的光榮帝國完全的瓦解後。接下來大家都很清楚會有 一個長久的混亂的時代,核子戰爭影響到農業的生產,再也不可能有 以前那麼豐裕的食物供應了。但是更悲觀的看,可能從此也不會再有 糧食供應也說不定,在糧食只會消耗,不會增加的時候,誰擁有較多 的食物,誰就可以活久一點。

但這也不是必然的,至少街道上躺著的屍體證明了,擁有糧食正 是他們死得比其他人都早的原因。這些屍體雖然已經開始腐爛發臭, 但是再也沒有人花時間去清除,更遑論安葬了。

可是對於外面正在如怪物一般在成長著的悲劇在吞食著這個港口 的一切的時候。費南迪卻是一個異類,他對於酒吧的外面漠不關心, 卻也沒有為了自己的生存,在每一個可能的暗角中挖著僅有的糧食。 事實上,他應該也十分飢餓,可是比起食欲上的飢餓,空虛的落寞對 於他來說是更大的課題。這一場戰爭讓他離開了相處了很久的同伴, 讓他離開了兩年的海上生活,剩下的就只是這兩個足以讓他短時忘卻 一切痛苦的木箱。

之前的兩年他都在一個商船隊中過活。只是核戰之後,沒有地方 補給食物和水的船隊也只能夠解散,大家都只有把有助生存的物品, 如武器,衣服,糧食平均分配,期望大家能夠各自在核戰後的世界生 存。但費南迪卻謝絕了,他只要兩箱已經再沒有人會購買的葡萄酒。

一陣寒意從肩膀處傳了過來,費南迪卻懶得動一下,只是沉醉於 酒精所帶來的微妙感覺之中。他知道揮發著的酒精正把他的體溫一點 一點的帶了出來,雖然有點想找一張被子蓋著自己,可是費南迪不會 找得到,他亦不想找。他只是半躺著,他知道不吃東西會餓死,不過 他已經分不清自己到底是餓還是不餓。他只知道如果能夠在這種狀態 下餓死的話,大概也不錯。

「波布米林...」,在費南迪的腦海中,慢慢的浮現了大約二十 年前的波布米林港。那股充滿著人的聲音的記憶,到底是因為觸景而 思,還是被酒精從記憶的深處中揮發上來?費南迪一點也不曉得,雖 然他突然想到一種叫作「臨死體驗」的東西,就是人在死時會想起這 一生所經歷過的所有事。不過他還是覺得,也許他快要餓死了,但絕 不會是五分鐘之內的事情。


參考 編輯

  • 費南迪外傳(序)
這是一條與《瓦爾哈拉戰記》內的人物相關的,歡迎你來擴充它。

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


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

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

查看其他FANDOM

隨機Wik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