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恩德烏特記》(Underwood)是一系列講述綠人的故事。

故事 編輯

第一章 編輯

  恩德烏特

  這裡的橡木, 因為沐浴在這個地方頻繁的細雨當中, 而長得茂盛. 當 陽光照及的時候, 空氣會讓人感到舒適, 但大部份的時候, 都讓人感到略 略的陰冷.

  但讓這裡通過的人不寒而慄的, 並不是這種會令水珠凝結起來的溫度 , 而是不知何時會遭到伏擊的恐怖感. 曾經是皇家森林, 遭到理當的管理 和控制的這裡, 已經成為了不法之徒的天下. 他們藏身在這廣大的森林之 中, 隨時也會出現在這裡的旅客跟前, 而當你意識到他們的存在的時候, 那往往是因為一枝冷箭突然飛過.

  對於他們而言, 騎士精神完全不存在, 他們並不在乎任何卑鄙的手段 , 他們不會在你面前正面挑戰, 而且他們總會挑你精神和身體都最脆弱的 時候才襲擊. 當你想要放鬆休息的時候, 那就是遇到他們的時候了.

  已經不只一次, 他們奪取了要運輸的稅金, 和教會的財產, 可是對他 們做的任何征討都是徒勞的. 在那片廣大的森林當中, 找他們就像在海裡 找一根鐵針一般困難, 這裡的居民總是無法提供到確實的情報, 使每一次 的嘗試都是空手而回.

  這恩德烏特森林, 是這裡的官僚, 格拉夫頓郡長心裡永遠的一根刺, 每次只要心裡想到這件不能無視的事情, 就無法避免自己面露惡色, 即使 他隨即會變回平常和悅的表情, 也不禁讓他身邊的人感到一絲寒意.

  郡長可謂相貌堂堂, 雖然並不擁有高大的身材, 可是眼神卻頗為稅利 , 即使騎士也不會少看這個出身平民的郡長. 他的出身雖然下賤, 渡過了 一段頗為漫長的貧窮歲月, 但他憑著待人接物的技巧, 以及自身的努力, 以及忍耐著騎士, 教士和貴族的氣焰, 慢慢一步一步的爬上去, 最終得到 了國王的賞識, 以及委任.

  由一無所有, 直至現在擁有自己的妻子和兒女, 在剛當上郡長時, 他 是感到一切的努力都有了回報的. 辛苦了大半生, 應該是休息的時候了, 這是他剛剛就任, 看著恩德烏特森林時, 透露的想法, 也許這便是他一生 中最幸福的時期.

  初任的時候, 這裡的人們, 都很快認可並接受了這名外來的統治者, 郡長的出身, 也像是謠言般被傳了開來, 但這反而讓平民們都感到親切. 並沒有傷害到這名郡長的聲譽. 並沒有傷害到這名郡長的聲譽.

  可是, 好景不長.

  國王要求的稅金, 不斷的上昇, 而且也漸漸的頻繁起來, 格拉夫頓的 財政因此變得困難. 他並不敢對收這些稅金的國王產生質疑, 因為這會立 即斷送他一生累積的所有事業, 曾經貧賤的他, 並不願意大幅加稅.

  為了這件事, 郡長遣了人去探查加稅的原因.

  而結果是, 郡長大幅提升了這個郡的稅金, 提升的幅度似乎比國王所 要求的還要多, 結果當然是惹來了反抗.

  有農民耍賴不繳稅, 或者說自己的受成不好, 卻沒法瞞得過郡長的眼 睛, 所以繳不出稅金的農民, 都會面臨簡單有效的懲罰. 他們會被綁起來 然後棒打, 不論是老還是病人都不能倖免, 結果很快就有人被打死了, 自 此之後, 再也沒有人敢不交了. 大家只好忍氣吞聲, 勒緊褲頭的生活.

  郡長優秀的行動力就在這裡展現出來, 他總是有很多不同的辦法, 將 他想要收的稅金最終都收他的手上, 大家都說郡長竟是一隻披著羊皮的狼 , 突然露出牠的獠牙.

  郡長對他的行為並沒有辯護或者解釋, 他只要他的命令能確實的執行 , 即使他越來越不得人心, 但是他懂得拉攏底下的小官小吏, 並給了他們 些許的甜頭.

  雖然大家心裡明白, 郡長吃下了一筆不少的數目, 可是大家都是睜一 隻眼, 閉一隻眼. 只是郡長看來越來越心急了, 加稅或者巧立名目抽稅的 事, 越見頻繁, 而他聰明的地方, 就是總是同時給予教會和騎士團, 貴族 們一些優惠, 甚至減免他們某些稅項. 使這些人當中很少人會想要找他麻 煩, 至於被荷索的農民的反抗, 對他而言根本就不成氣候.

  不堪一天的勞動全變成了稅金, 有些農民拋棄了田地, 落草為寇, 郡 長卻求之不得, 他把這些無人耕種的土地租給自己的佃農, 直接讓這些土 地成為自己的財產.

  郡長愛好享受和美食是人所共知的, 他把這些視為一種補償, 也許他 的生活也略嫌奢侈, 可是也用不到這麼多的財產, 那他是找了個地方收藏 了起來? 沒有人清楚他盤算著甚麼, 但事情卻顯然依他的計算而行, 這是 他這麼多年打滾洗禮出來的智慧, 所給予他的果實.

  事情真的一直如他所願地實行, 直至有一天, 他收到了報告, 恩德烏 特森林裡出現劫匪. 他當時輕描淡寫的點了點頭, 又再埋首別的工作當中 , 他實在不能想像這件事將來會成為他的心腹大患.

第二章 編輯

  原本就只是多了幾個稍為有本事的土匪, 這些人根本就不容易掃除, 而且也是清之不盡, 郡長也不願意為清除這些對收稅沒有助益的麻煩, 花 費辛苦積存回來的金錢.

  畢竟, 這些劫匪們, 普遍能下手的對象就只有郊外的自由農, 對於郡 長而言, 即使抽了重稅, 他們上繳的稅收還是微薄. 況且萬一他們被劫殺 的話, 還可以立即沒收其土地讓佃農耕種. 那樣對收入更有好處, 因此對 於土匪, 郡長一向都是睜一隻眼, 閉一隻眼的. 他也沒有那麼多兵力和人 力去對付所有毛賊.

  養著佃農的莊園, 和對旅行商人的貨稅, 才是郡長關心的部份. 會被 行劫的商人, 是自己不願意帶, 或者帶不夠護衛的報應. 那是他們自己的 問題, 在雅法維娜亞的商隊, 沒有一個不是武裝起來的, 如果那些交易和 騎士團有關的話, 那甚至有隨行的騎士. 面對這些專業的戰士, 那些土匪 根本就連接近的勇氣也沒有, 這些全是一些欺善怕惡的卑鄙之徒, 可是對 付他們也只是浪費精力, 抓到的話就將他們處於絞刑就是, 抓不到的話也 不會故意去抓的.

  偶然當然有些愚蠢到去襲擊商隊的土匪, 而結果就是他們連上絞刑臺 的機會也沒有, 這些自信過度的土匪通常立即就被商隊的護衛們擊斃. 要 護衛一個商隊, 原本就要有能力抵禦在野外那些野獸部落, 例如一整群的 哥布林的襲擊, 這並不是那些落草為寇的下流者可以挑戰的.

  可是, 沒想到這些不識好歹的土匪們得寸進呎.

  漸漸地有商隊被突襲成功的事情發生, 而那些加害者被人流傳為「會 隱形的山賊」.

  據那些商隊的生還者稱, 剛開始時, 是在綠林中, 突然飛出利箭. 在 護衛的眼前劃過, 這樣一箭射失, 自然立即引起了大家的警戒, 可是搜進 森林卻找不到人, 也沒有第二枝箭飛來, 等大家開始覺得對方已經走了, 或者這只是意外的時候. 就會再度來箭, 而且那些箭枝不是射人, 或者會 命中頭盔上的飾物, 或者綁著貨物的繩子. 即使那些守衛們, 總是向著森 林大罵懦夫或者卑鄙, 他們就是不出來, 連影也沒有看到.

  原來商隊就有隨時被突襲的準備, 偏偏這些用弓箭的山賊就是不露面 , 那樣的攻擊有如一個「你已經被盯上」的訊號, 像這樣重覆好幾次, 讓 大家的神經都繃緊, 連一點風吹草動也會敏感起來. 就在疲勞到達了頂點 的時候, 箭雨就會突然飛降, 幾乎所有箭是同時射出的, 連反應敏捷的騎 士也無法迅速防禦.

  當商隊已經死傷狼藉的時候, 那些山賊就會出現, 這些山賊們就像未 開化的野蠻民族一樣, 把綠色骯髒的布掛在身上, 甚至穿著樹葉, 那些生 還者說這些怪異的服裝是巫術道具, 讓他們能夠隱形. 所以才會完全發現 不到. 他們襲擊的時候當然也不會有甚麼禮儀, 他們即使持劍出現, 也只 是像老鼠一樣群起而出, 他們並不是戰士, 因為他們根本不追求戰鬥, 他 們三五成群的將那些還能動的騎士脅持. 他們的眼中沒有榮譽, 只有劫下 來的錢.

  郡長對於這種誇張的說法半信半疑, 用箭把行進中的商隊貨物上的繩 射斷? 能夠隱形的山賊? 雖然郡長看過不只一次女巫被燒死, 可是他大半 生都沒見過甚麼巫術, 郡長心裡想著這些只是護衛們, 特別是騎士, 為自 己的無能開脫的藉口而已. 他們自己打不過對方, 就將對方的實力誇張.

  但商隊被襲擊的次數越來越多, 而且大部份成功卻是事實.

第三章 編輯

  在公在私, 郡長作為這裡的治安官, 這已經變成了他無法無視的壓力 , 在公方面, 他是國王的稅金和保護商隊路線的代理人. 無法達成這職務 的結果不僅會影響到稅收, 也會影響到自己的信譽, 原本就出身低微的他 , 即使在官場中擅於交際, 但還是受著不少貴族和騎士們明嘲冷諷自己的 無能.

  在私方面, 郡長有著某種不能不在稅金中抽取自身的油水的理由, 如 果無法順利收稅的話, 他從石頭裡怎樣也不可能搾得出水來的. 似乎這比 起公事上的壓力更令他焦急, 關於那些貪污得來的財產, 外人從來都無法 得知其用途.

  騎士們終於出征, 稅金的增加也似乎到了一個盡頭, 只會保持在現有 的水平, 郡長才慶幸壓力沒有再繼續增加下去. 只要事情保持現在的情況 , 那麼已經很不錯了. 為了讓事情不再惡化, 他決定動用民兵去解除綠人 那些禍患, 可是結果並不令人滿意, 不是被耍弄, 就是被打敗.

  就在這時候, 恩德烏特森林裡的麻煩源頭卻耍著了小手段, 他們將劫 走的大量財寶的小部份交到農民的手上. 那些農民們當然地樂不開支, 這 些人即使知道國家要遠征, 卻不知道遠征要造船, 他們只會認為交稅猶如 被劫掠, 卻不知道稅金換來了讓他們安心耕種的秩序與和平. 綠人的手段 迅速的讓他們變成了英雄般傳頌, 這是因為整個雅法維娜亞上下彌漫著的 不滿情緒, 引起了共鳴.

  因為, 遠征並不是格拉夫頓一個地方的事情, 重稅也不是.

  這些流傳各地的英雄故事當中, 這位郡長匿名地變成了針對的對象. 吟遊詩人把他描劃成陰險的小人, 在騎士被尊崇的雅法維娜亞, 他成為了 一個完全的對比象徵, 騎士精神的相反詞. 別的地方只知道他是無名的郡 長, 但格拉夫頓的人們卻很清楚這個故事裡的角色是指誰.

  漸漸過去對自己尚算親切的鄉農們, 態度都變得冷淡, 郡長也沒有興 趣再去巡視這些嘴臉. 自己在這裡建立的聲譽已經毀於一旦, 他決定把時 間都花在城堡裡工作和在外應酬, 將自己在公在私的任務盡速完成.

  這讓他更多的時候留在格拉夫頓堡裡, 可是, 即使他避開綠人, 綠人 卻沒有放過他. 就在一天, 他工作至累倒在桌前的時候, 這些人竟然大膽 潛入城堡裡將他綁架了.

  這次郡長第一次臉對臉的接觸那些盜賊.

第四章 編輯

  跟所有人的印象不怎麼相近, 突襲格拉夫頓, 綁架群長這一齣戲, 乃是綠人經過了相當時間部署和策劃的行動. 而非像眾人口耳相傳 一般, 指這是某腦筋太大條的盜賊團首領, 一時興起下的豪賭.

  積累了從過去近一年的小規模劫掠成果, 綠人獲得了相當的財富, 與及同樣寶貴的戰鬥經驗, 一躍成為地方上除了教會, 貴族和商人 以外, 令人不能忽視的一股新勢力.

  然而, 作為盜賊團的軍師, 前貴族子弟溫撤斯特並不滿足於現時的 成果. 目前綠人能動用的戰力大概有四十多人, 以實力及對戰術的 配合, 這一群人也可算是一時之選. 更不用說的是, 這四十多人乃 是由一批各自擁有高等冒險者級數, 來自五湖四海的幹部們帶領.

  以各人的本錢, 圴是力足名動一方的人馬. 卻居然會甘心委身於這 個「馬戲團一樣的賊窩」(溫撤斯特慣用的自嘲), 接受一個行事荒 誕不經的人當老大. 縱以溫撤斯特的智謀, 這仍是相當難解的迷團.

  盜賊團人員不多, 方便綠人在森林中行軍潛藏, 但同時亦限制了他 們在構想策略時的彈性和規模. 恩德烏特幅員甚廣, 以區區四十人 之數, 要同時兼顧偵測, 作戰和後勤, 已經把副團長路菲普的調遣 能力推至極限.

  在城中安插人員收集情報, 建立完善的銷贓交易網路, 都是在溫撤 斯特頭腦裡的宏大發展計劃中, 不可或缺的部份, 而這意味著綠人 需要更多的人手. 擴大戰力方面的遲緩, 也會令他們無法應付護衛 日益嚴密的獵物, 唯有讓肥美的大魚在眼前溜過. 在最壞的情況下, 有朝一日綠人將會不能招架政府的討伐力量, 使這一齣鬧劇提早落 幕.

  簡單來說, 要生存下去, 綠人需要更多的新血. 而要吸引各地的好 事亡命之徒, 綠人就先要壯大自己的名聲, 吸納擁有相同志向的義 士, 也讓投機之徒看到押在綠人這一邊的勝機.

  於是, 綠人需要一場真正的大勝.

  一場足以揚名立萬, 消息能夠震撼整個大陸的豪賭.


參考 編輯

  • hkday.net RPG板:3755, 3789, 3867

外部連結 編輯

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


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

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

查看其他FANDOM

隨機Wiki